Blog

讓未來的信仰,走進過去的傷

我的信仰,對這份童年記憶感到陌生。我的記憶,對這個新的信仰也感到陌生。託老歌之福,它們有了交集......

今天,腦海裡莫名的浮現這首歌的旋律:「莫名,我就喜歡你,深深地愛上你,沒有理由,沒有原因」——老歌《你知道我在等你嗎》,沒理由沒原因,在我們外出吃完晚餐的回程,我在夕陽下突然想起來。

這是合唱團體「音樂磁場」的版本。我在車上開始放這首歌,跟著唱。

小時候九零年代,我們家出去玩時,都常常放音樂磁場的錄音帶。那時,除了我跟哥哥都會跟著亂唱,家人也會邊放邊拿這些酸甜苦辣的情歌互相調侃,調侃的是爸媽,是他們彼此,他們的關係。年幼的我,也感受得到這些調侃背後的酸味——那些婚姻以及家庭背後的各種辛酸。藉著流行歌,那哀愁與苦被釋放了一些,也被凝結了一些。

「你知道我在等你嗎?」「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,等待一扇不開啟的門」「最愛你的人是我,你怎麼捨得我難過」「愛到盡頭覆水難收,愛悠悠,恨悠悠」「為什麼道別離,又說什麼在一起,如今雖然沒有你,我還是我自己」

我已不記得,小時候會用多少心思去猜測,這些歌詞有多大程度描述了爸爸媽媽的心情,他們又是否自覺。長大過程中的我,想起這些歌,有著一家人在一起時的美好回憶,也有著對於不美滿的家庭的怨懟。成人的我,多半壓抑各種感覺,學其他家人,以老生常談的眼光看淡任何背後曾有的故事。

懷舊感一旦席捲上來,就來勢洶洶,我開始一首首放,一首首唱。很久沒唱歌,相當過癮,雖然不知為何,印象深刻的都是酸與苦的歌。突然間,情緒也就這麼也席捲上來,突然邊唱邊開始眼淚直下,會抽搐的那種哭不停。向來不抗拒哭,也對哭有點好奇的我,一邊感到不可思議,一邊就讓眼淚流。

當這些酸甜苦辣牽扯到家裡的每個人,尤其其實屬於上一輩而非自己的時候,那心疼感跟無助感,也許比人生中任何其他屬於我們個人的成長痛,都更難以療癒。本來都不算有宗教信仰的父母,在人生波折之中,也就開始在不同信仰中尋找寄託,之後也許對信仰生疑了、失望了、倚賴了,經歷各種起伏。

這時刻的我,在感到傷痛的時候,便自然的轉向我自己的大地信仰,因為這已經是我習慣求助的對象。想不到,卻感覺採了個空。我的信仰,對這份記憶感到陌生。我的記憶,對這個新的信仰也感到陌生。延續親人世代的傷,是哪位女神可以援助的?大人們、上一輩的婚姻難處、以及流傳下的家族痛,新異教除了自我之外,是怎麼聊的?認識大地信仰時,早就遠離那個幼時年代,好像是後來認識的新朋友,雖然要好,但是對那麼久以前的自己,是陌生的。

但其實,這不是真的,我想一旦認識了女神以及神聖自然,祂們就也會出現在我們認識祂們之前的時間裡,因為他們一直都在,是我的意識有時間軸上的起點。

認識大地信仰時,想解決的問題無關乎家人關係,而完全在自己身上。那時候,家庭的情況我可能早就封閉暫時不想面對,個人成長又遇到危機。在自己變得稍微穩定之後,我才一步步的開始面對這個部分,過去上靈其實也有不斷傳訊息,不時就會丟個「家庭」的神諭卡出來,我便會很煩躁的想,這跟那有什麼關係,無從下手,去!這個鋪陳,有幾年之長,一邊感到抗拒,但也一邊有進展。近期有些練習以及催眠機會,也是在研究兒時創傷。

因此在我的意識中,某時代的記憶與我的信仰沒有交集,但一旦意識到了這一點,它們便有了交集。力量如輕輕的月光,沿著意識的刻痕,開始流進我的過去。

0 comments on “讓未來的信仰,走進過去的傷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