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魯伊 Druidry

德魯伊夏至:愛爾蘭精靈sidhe的訊息奇譚

打開這扇夏至之門,接觸異界The Celtic Otherworld吧~

炎熱的夏至時節,在你住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天氣呢?是反常或是一如往常?是雷雨震震,或是乾旱來臨?在我住的地方,夏至前幾天直逼四十度,下次有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也預告著野火防治的開始。我一邊倒數計時白晝最長的一天到來,把握六七月日光祝福的季節,也一邊期待跨過這個中線,朝著秋季收斂去。

打開這扇夏至之門,接觸異界The Celtic Otherworld吧~

德魯伊與精靈

夏至跟薩溫節都是人類與精靈世界間帷幕最薄的時候。德魯伊與精靈傳統上的關係我並不清楚,有種精靈要是愛作亂,最討厭德魯伊來攪和,但如果有事需要協調,德魯伊又是不錯的中間人,這樣的感覺。

夏至是OBOD德魯伊們最大的慶典,今年也在線上舉行一整天的慶祝活動,其中之一是邀請了知名作家與學者John Matthews分享他與精靈的經驗。

身為OBOD的一員,他是位德魯伊,研究亞瑟王傳奇出身,出了九十多本書,與太太Caitlin Matthews共同出版了超過一百五十本凱爾特領域書籍,是2011年英國《華金斯身心靈雜誌》全球最具精神影響力百大人物之一 。他向來不太信通靈這件事,主要興趣在研究神話,但想不到,他在1995年於西雅圖機場也有了接收精靈訊息這樣的經驗。從此之後到2021在過去二十五年間,因為陸續接收到愛爾蘭精靈sidhe的訊息,而前前後後出版了一本書及四套卡片。

據他分享,這些訊息,主要來自於精靈想要傳遞知識給人類,如果人類對初步的資訊有正面的回應,他們就會傳遞更多訊息,目標是提升彼此的認識及知識,共同保護地球。

在1995年John Matthews從西雅圖飛回愛爾蘭之後,他的一位考古學朋友把他叫去一個遺址,他在那裡的石穴見到了一個螺旋狀符號,稱之為The Great Glyph,回家後,精靈就開始傳輸訊息讓他寫出來。

Drawing by Miche Fabre Lewin
繪製:Miche Fabre Lewin

精靈還說,這些內容不屬於John Matthews,尤其是那個符號,是要給所有人類的,要能自由流通,給人自由運用。只要有人運用,他們能力所及內,就會回應。

但是,因為他覺得這過程實在太扯了,自己過去也對許多通靈訊息及接收訊息者出言不遜,有種自打嘴巴的感覺,所以他就把這些內容存檔起來不想去想。他偶爾會與朋友同事提及這件事,有些人聽了就會想要看內容,有人看了覺得很有意思,漸漸的將近十年後,這些內容終於出版問世。

出版之後,也有人確實拿了這Great Glyph符號來發揮,據說在西雅圖地區最多人運用。例如,有人以這符號為基礎創作了一套塔羅牌(Emily Carding),John Matthews的朋友David Spangler也出版了他自己接收精靈訊息的經驗,據說跟John Matthews的經驗相較,像是跟同族但是不同個體不同能量的互動。也有很多人一看都紛紛說,跟靈氣的力量符號非常像。John Matthew 則回應說,確實很多人都這樣說,但他對靈氣完全不了解,所以無法回應。

他以為這事就這麼了結了,但是在2017年又在腦海中聽到精靈說,我們是Sidhe,我們又來了,這次要你來做一套神諭卡,叫做Sidhe Oracle of the Shining Moon,創作基礎是蘇格蘭及愛爾蘭各地石墓遺跡上的符號。

他找來了創作過塔羅排的畫家朋友,兩人開始大量翻書找出各地的石刻照片,一個一個看,然後如果圖像是精靈要的,他們就會能量上點個頭、推一把這樣,最後總共畫了四十副圖片。2018年出版後,兩人覺得大功造成,但結果同一年精靈又來了,說下一套卡片叫做Sidhe Oracle of the Fleeting Hare。這回他內心很快看到四個兔子的畫面,兩人創作了二十張卡片。兔子既象徵與異世界的連結,也是凱爾特族重要的象徵動物之一。

傳說上收到精靈的靈感與智慧的創作者,大多體弱多病,這是他們付出的代價之一,也會開始不斷自我懷疑,是不是腦袋開始有問題。他所描述的過程,比較像現代的通靈經驗,也沒有利誘跟脅迫(除了最一開始,他在西雅圖機場聽到的聲音,是「你想不想發財呀」這樣的開場白)。

而圖卡方面,最後則有四組,分別是月亮(對應風)、野兔(對應土)、太陽(對應火)、水(對應水)等四個主題。據說當四組排卡聚在一起,就會合成第五個元素,而牌面的意義也將超越本來所屬的主題,在其中能夠見到與其他元素的關係。

這些精靈再度向他強調,他們與我們人類生活在同樣的物理空間,只是在不同的能量層次,這跟古今的理解都差不多,也因此他們想要救的生存環境是跟我們同樣的一個地球。

我想通靈經驗多少會受限於訊息接收者的心智、觀點與溝通特質,而與其說是受限,也許是因地制宜。總之,信不信在個人。由於John Matthews長期著述創作,是這個圈子的熟面孔,所以很多熟悉他的人,是以離奇、讚嘆或深思的角度來消化。他自己也說,精靈不是他的專長,他很莫名其妙為什麼會有「精靈訊息」找上他。但是,從形上學的角度而言,看看我們脆弱的世界,應該會覺得他突然有這樣的通靈經驗、接收到這樣主題的訊息,應該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吧。

另外,這些圖卡的畫面非常有力量,畫風獨特而且視角迥異,有種宇宙性,這種超脫人類視野的特質非常強烈,強烈到會讓我有點不安。相信我們與精靈都是外星人的人,應該會特別喜歡這些牌卡。

就這樣,聽了他的故事之後,我也在此與你們分享他的故事。有興趣的話,可以直接看他一個小時的分享:

最後附贈,迅速死亡的夏至花圈

在四十度的高溫烘烤下,本來是多汁鮮花的向日葵花束,在外面掛了兩天就陣亡,變成貧脊的乾燥花環,筋骨畢現。還是很漂亮啊!不得不說,我果然還是秋冬的孩子,終於給我熬過春天,苦苦稱到夏至了,讓我們朝衰老邁進吧(是否太快了。)

為每個太陽慶典做花圈,是幫助我腳踏實地接地氣的一個目標。從去年聖誕節開始,好不容易到了夏至終於目標完成一半,這也是第一次用鮮花作花圈。心得是,做花圈,一點都不簡單。

花圈教學影片都會說自己做花圈並不難,其實是因為道理跟技巧不複雜,但是實作起來,要像他們一樣做了不知道多少次、練習多少次,才會變簡單。

雖然花束陣亡的很快,花瓣不斷掉落,但我非常喜歡花瓣灑落在門口的感覺。再看一次,這回把你送回人類的時空吧。

0 comments on “德魯伊夏至:愛爾蘭精靈sidhe的訊息奇譚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